产品介绍
联系我们
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行业新闻 >

“贸工技”还是“技工贸”?这是现实版的剑宗与气宗之争

柳倪之争

时间真是个好东西,它既可以让浑浊的水重新澄清,也可以让我们透过迷雾、看清真相。

还记得年初的时候,“中兴通讯事件”爆发,残酷的现实让人们重新认识到了掌握核心技术的重要性。整个社会弥漫着一种思绪:有些人领错了路,让我们错失了技术追赶的大好时机。

于是,就有人翻开了1994年的旧账,那时候,联想爆发了“柳倪之争”:柳传志是谨慎行事的企业家,坚持“贸工技”路线;倪光南是不怕失败的科学家,坚持“技工贸”路线,昔日的亲密战友反目。最后,保守的柳传志大获全胜,激进的倪光南去职出走。

科学家总是志存高远的,倪光南在接受采访时说,

没做成事之前,可能都会被当成唐吉诃德。但也不一定要自己成功,我做一段,人家接着做。从大局看,一个企业不行还有更多企业出来,依托产业界发展是一定可以的。

24年之后,有人把“国家缺乏核心技术”归咎于以柳传志为代表的贸易派头上,抬高倪光南,贬低柳传志。他们哪里知道,联想大部分高层以及中科院都选择了“贸工技”路线。

退一万步讲,这些人又哪里真正关心在94年的背景下到底该“贸工技”还是“技工贸”?他们只是站在“永远正确”这一边,需要赞美贸易的时候,抬高“贸工技”;需要弘扬技术创新的时候,吹捧“技工贸”。

不难想象,如果当初联想走“技工贸”路线,又很倒霉地亏本出局,这帮人会很适时地给倪光南送上一顶“好大喜功、不尊重市场规律”的帽子。

那么,到底该走“贸工技”路线还是“技工贸”路线呢?

贸易派的优势

如果采用杜邦分析法分类,在销售净利率给定的情况下,贸易派属于高周转率、低杠杆率的模式,技工派则属于低周转率、高杠杆的模式。

在企业发展的初期,高周转率模式的容错率很高,因为轻资产且回款快,卖这个不行,就卖别的;低周转率模式则不允许犯错,因为它是重资产模式,需要企业大量举债,一旦技术路径被市场否定,企业很容易垮掉。

因此,贸易派比较稳健,技工派则比较激进。如果当年搞贸易派的毛利率还高于技工派的毛利率,那么,静态地来看,搞技工派就更有点“好高骛远、不尊重市场规律”的意味了。所以,当年柳传志胜出了。

面临抉择的时候,人都是保守的;但秋后算账的时候,一个个又是那么地激进勇敢、那么地高瞻远瞩,言必称想当初、要不是。

——土狗按

贸易派的瓶颈

以前上金融课的时候,老师举过一个“切果盘”的例子来解释什么是“投行业务”——如何把烂苹果卖到好苹果的价钱?答曰,把烂苹果坏的部分切掉,再把剩下的部分放到精美的盘子里,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。

听完这堂之后,大家都很兴奋,觉得投行真是一个十全十美的买卖:烂苹果变好苹果意味着很高的毛利率,卖果盘赚钱意味着很高的周转率,这个业务一定有很高的ROE。

我把这个想法,告诉我念数学的同学。他兜头泼过来一盆冷水:为什么毛利高、周转快的煎饼果子摊没法赚大钱呢?

是啊,好像漏掉了什么关键的东西。其实,关键的地方就是市场规模:1、一张煎饼果子不到10块,市场附加值低;2、消费群体不会顿顿吃煎饼果子,可替代品太多。所以,尽管煎饼果子摊的毛利高、周转快,但是,其营业规模上限很低。

说不定,一个煎饼果子摊一天创造的利润,还不如卖出去一台苹果手机多。更何况,如果把自身人力成本,躲避城管成本纳入核算,煎饼果子摊的利润率未必能达到苹果的35%+。

贸易派也有类似的缺点,一方面,专攻产业链条的一环,限制住了单品附加值上限;另一方面,较低的业务门槛,导致竞争者众多。因此,贸易派的发展路径一般是,初期发展顺利,中期看起来一片光明,但后期发展乏力,随着市场份额达到瓶颈,业务也就开始走下坡路,很多企业往往会不理性地搞多元化战略,掉进下一个坑里。

技工派的优劣势

与贸易派不同,技工派一开始比较凄惨,需要大量的资本投入,产品也未必会得到市场的认可,所以,这一派会面临残酷的门槛期。

但是,一旦技术路径得到市场的认可,就会爆发式增长,并进入追赶期和超越期——因为在产品制造方面存在惊人的规模效应

由于技工派有较高的产品附加值和很高的进入门槛,所以,技工派的业务规模瓶颈线要远高于贸易派。

除此之外,技工派还有一个大杀器——产品迭代。尽管他会进入瓶颈期,但是,他可以通过技术创新实现创造性毁灭,打破瓶颈,进入下一个发展阶段。这种生生不息的力量和发展的可能性,是贸易派所不具备的。

贸易派最后的结局往往是,要么掉进多元化的坑里,要么掉进金融的坑里。

庞大市场的诅咒

综上所述,贸易派有暮气沉沉的后期,技工派有十分孱弱的初期,二者具备很强的互补性。他们合则两利,分则两害。

理论看起来很美好,但现实很骨感——中国市场太庞大了,以致于会形成一种类似于“荷兰病”的诅咒,阻碍了两者的合作。庞大的国内市场大幅提升了贸易派的发展瓶颈,让他们有种错觉:我们不一样,中国市场潜力无限,未来的路还远着呢。

这种诅咒导致了中国的企业天然地倾向于搞经贸,赚快钱,所以,我们值得称道的企业是阿里、腾讯、京东等偏渠道类的企业,而非高端制造业,大家削尖脑袋地想复制他们的成功,想成为下一个美团、下一个海底捞、下一个小米。

这样的禀赋以及成功先例,诱导我们走向了一个极端,并塑造出一种商业基因,对于未来我们是极其不耐的,尽管我们知道“种瓜得瓜种豆得豆”的逻辑,但我们等不到瓜熟蒂落的一天——当所有人发现运行公司没有卖公司划算的时候,都纷纷干起卖公司的勾当,甚至尚在襁褓里,还在脑子里的公司都被预定出去了。

未来的路不好走

那些指责柳传志的人,跟现在吹捧阿里、腾讯、小米的其实是一批人,所以,指望着他们前途渺茫:他们只会一面用柳传志甩锅,一面复制他的成功模式。然而,不幸的是,唯一的出路似乎又不得不在这帮春风得意的贸易派头上,因为他们有丰厚的资本,可以帮助技工派闯过艰难的瓶颈期。

可是,谁又有办法叫醒他们,让他们知晓眼前的市场潜力无限只是一种幻觉呢?所以未来的路并不好走,剑宗见效太快,想尽快出位的弟子们实在等不及气宗缓慢的疗效。

争论了半天,结局还是跟24年前一样,还是等剑宗的效果没那么好的时候,再转过头来搞气宗吧;内功方面不行,我们可以花钱请几个供奉的。

——土狗按

搜索

复制

收藏
返回顶部

Copyright 2013 关键词乐橙国际娱乐_乐橙国际娱乐_乐橙国际娱乐手机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